韩城教育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 > 教育科研 > 教研论文 >

是背离 还是创新

来源:教学研究室       作者:贺武英       加入时间:2019-05-10 10:21

是背离,还是创新

——《采薇》舞与《采薇》诗辨异

摘要:经典作品的改编是在继承基础上的创新之举,但若有点滴不慎,就会背离原作,不利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播。舞剧《孔子》中的一段《采薇》舞,与原诗的主题、形象、意境等均不相符,不能收到相得益彰之效。本文就此辨明二者之异,以期用守正之苦心,传文化之美韵。

关键词:《采薇》舞;舞剧《孔子》;《采薇》诗;背离;创新

《诗经》中著名的篇章《采薇》以舞蹈形式被搬上舞台是什么样的?笔者在一个晚会上看到这段舞蹈节目,感觉与想象中的表演相去甚远,同名的舞蹈与诗歌在内容上竟有天壤之别,在此与同仁略议。

一、舞剧《孔子》与《采薇》舞

群众的表演源于对一台热演的舞剧《孔子》中的一个小段落《采薇》舞的模仿。《采薇》舞是中国歌剧舞剧院舞剧团大型舞剧《孔子》中的一部分。舞剧《孔子》,以孔子在周游列国背景下的所为所见所思为内容,表现了以仁治国的政治抱负和郁郁不得志的现实境遇矛盾中的痛苦和挣扎。全剧共分为序《问》、第一幕《乱世》、第二幕《绝粮》、第三幕《大同》、第四幕《仁殇》、尾声《乐》六部分。舞剧中有公、妃、臣等角色,塑造了乱世之中的昏庸国君、败国奸臣、忠心进谏力推仁政却无力回天,被迫奔亡,历遭磨难,仍执着于追寻“大同世界”梦想的孔子等形象。《采薇》舞处于第三幕《大同》。

据介绍,为直观地表现孔子对男耕女织、选贤与能的“大同”世界的政治理想,创作者在舞剧中以多个场景多段舞蹈表达了不同的小主题。如以“颂贤舞”展现人人知礼的和谐有序;以“采薇舞”表达世俗生活的恬淡美好;以“玉人舞”表达知识分子的温润和气节;以“礼贤舞”寄托对国君礼贤下士的理想。据说,采薇舞是古典汉唐舞,属水袖舞范畴。舞蹈运用了春秋战国时期的舞蹈元素,融合进了现代审美元素创作。从舞蹈演员着长水袖的裙装,到双环高翘的头饰,到抡臂甩袖、翘脚展腰、莲步轻移的动作,“展现东方女子的温婉恬静柔美,表达一种缠绵深邃飘忽的情思”。

二、《采薇》诗与《采薇》舞

《采薇》舞蹈内容取自《诗经》中的《采薇》诗是无疑的,因为不仅命名相同,舞蹈的配乐唱词就是在反复“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这四句诗。

笔者不是舞蹈专业人士,对舞蹈所知不多,但是从教多年,教过《采薇》诗多次,私下以为用这样的舞蹈来表现《诗经》中的名篇《采薇》是不妥当的,二者不是“同声相求”、相得益彰的。

其一,关于主题。《采薇》一诗主要抒写了返乡士卒的悲苦之情。原诗共六章。前三章以“采薇采薇”起兴,描写叙事,“薇亦作止”“薇亦柔止”“ 薇亦刚止” ——随着薇菜“刚冒出地面”到“柔嫩可人”到“茎叶变老变硬”,写时序变化,显征戍之久。“曰归曰归”,反复念叨回家,却因“猃狁之故”,无法归家,以致 “忧心烈烈”。第四、五章回忆战争场景。将军的战车装备精良,军容壮观;驾车的战马骙骙,高大整齐;将士上下齐心,天天戒备,随时出战。猃狁侵犯得急,戍卒转战得苦。其中既有同心杀敌传捷报的豪情,更有苦于久战思归不得的低徊悲伤。第六章以描写和抒情结束全篇。“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知我哀。”其中前四句,把当年力壮出征和如今老迈生还两个典型画面进行对比,以景写情,意味深长,历来受到读者的赞誉,被称为《诗经》中最美的诗句之一。清人王夫子在论此句时说:“以乐景写哀,一倍增其哀乐”,深受论者好评和共鸣。末尾再次写出了士卒身处旷野,在大雪纷飞的冬日,拖着疲惫羸弱的身体迈向家的方向,饥渴困乏,百感交集,哀愁深重。观全诗,《采薇》主导情致的典型意义“是将王朝与蛮族的战争冲突退隐为背景,将从属于国家军事行动的个人从战场上分离出来,通过归途的追述,集中表现戍卒们久戍难归、忧心如焚的内心世界,从而表现周人对战争的厌恶和反感。”

《采薇》诗的主题是严肃的,沉重的,而《采薇》舞蹈却是欢愉的,轻快的。“舞者款款而至的采薇舞,展现了民间女子采撷薇菜的情景,朴实而欢乐。采薇取自诗经,这段舞蹈也象征了平静富足的小农生活(黄丽洁语)。”舞蹈的主题与原诗格格不入!

其二,关于主体形象与意境。原诗的抒情主人公形象只有一人,就是返乡戍卒,第六章中的“昔我往矣”“今我来思”中的“我”,都是指他。而舞蹈中的人物却是一群妙龄少女。原诗是士卒在外征战,挖野菜以补军粮不足;舞蹈中却是“及笄少女踏歌而来,结伴采撷薇菜”,她们边挖菜边玩边赏美景。诗中的采薇背景是荒山野岭,国境边陲;舞蹈中的采薇背景是江南水乡,轻风拂柳,花瓣飘飞。原诗中的形象外在形容枯槁,内心沉重悲苦,舞蹈中的形象衣袂飘飘若仙子,婀娜多姿偕争春。原诗的意境凄凉悲苦无奈,舞蹈的意境平和欢愉富足。

综上所述,该舞蹈形式上以《采薇》为名、以《采薇》诗句为背景唱词,舞蹈作品的形象、意境却与《采薇》诗不符。

其三,关于“采薇”的文化意义。《采薇》是《诗经》中的代表作品之一,具有文化标杆的意义。内容上,抒写下层劳苦大众的生活和情感;形式上,重章叠句,四言成诗;艺术上,“赋、兴”的手法运用恰切;名句上,“昔我往矣”四句,情景交融,脍炙人口,流传千年。该诗具有典型标杆意义,理应受到尊崇和维护。其特色要义有二:一是名称,二是文化意蕴。“薇菜,豆科野豌豆属的一种,学名救荒野豌豆,又叫大巢菜,种子、茎、叶均可食用。”此注中“救荒野豌豆”之名,尤其将薇菜的民间传统作用说得透彻明白,很有特色。采薇之举,在文献记载中,除此篇写戍卒采薇充军粮之不足外,流传甚广的还有一个典故。《史记》的“伯夷列传”中记载:“武王已平殷乱,天下宗周,而伯夷、叔齐耻之,义不食周粟,隐于首阳山,采薇而食之。”伯夷叔齐为了“义”而隐居深山,无粮米,只好采薇以食想保命,最后饿死于山。可见,“采薇”这一行动,所含的文化意蕴指向生活窘迫、艰难悲苦。而这个“悲苦”是采薇人的悲苦,不是一想到别人在欢快地采薇就更觉得自己悲苦,这样的主体转移是不恰当的。就像确定地球经纬度的0度一样,原作是中华传统文化的源头,是确定文化认识和文化心理的坐标原点。就像梅兰竹菊在中国文化中被称为“四君子”一样,文化认同不容忽视和混淆。《采薇》是独特的“这一个”,从用字到意蕴是具有文化“专利”的,容不得轻薄化和泛滥化。在公演过程中,舞剧受到好评,这段舞蹈受到群众热捧和纷纷效仿。越是这样,就越令人担忧:对《采薇》诗一无所知或知之甚少的人会不会认为女子们轻扭杨柳腰就是在诠释“杨柳依依”?柔曼欢愉的情绪就是诗的原味道?花飞蝶舞的情境就是诗的真面目?

三、是背离,还是创新

我想,舞剧创意人是想借《诗经》的厚重地位与旗帜作用,给舞剧《孔子》增加文化砝码。这种想法本身无可厚非。问题是借用一定要尊重原作,尊重文化传统。以表现文化巨人孔子的人生遭遇与执着追求为主题的宏大制作《孔子》,却出现了这样不尊重文化的内容。尽管此舞很短,只有约3分40秒,在长达90分钟的作品中,所占比例很少,但着实令人不解。

有人赞此剧是“创新之作”,“美得让人窒息”,我想,鸿篇巨制《孔子》作为舞剧,“创新”应该主要体现在舞蹈的设计编排。《采薇》舞采用水袖舞的创意,“舞蹈运用了春秋战国时期的舞蹈元素,融合进了现代审美元素创作”。服饰之美,舞姿之美,队形变幻之美,青春风韵之美,再辅以声光电的美妙刺激,确实给观众以极美的视听享受。但创新也要尊重原作,尊重文化传统,考虑形式与内容深层次的逻辑合理性。用“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的悲伤诗句,却用柔曼的音乐,用“女孩们无忧无虑的轻快”动作,“反衬了孔子不得志而颠沛流离的困苦,更突出了物是人非的黯然忧伤。”这种逻辑思维的路线是怎样的?形式与内容的有机统一是怎样实现的?笔者琢磨再三,不得要领。难道,让孔子想象自己像那个返乡戍卒,戍卒又在想象美好的家园生活?这样的附会,虚而又虚,也未免太渺茫难知了吧。

笔者不太懂舞蹈,但观剧也认真。创新较好的作品,应在尊重原作大意境的前提下,发挥想象进行“二度创作”,让观众如沐春风,耳目一新,既提高了认识,又获得了外形美、神韵美、音乐美、舞蹈美、和谐美的艺术享受。《采薇》舞给人的感觉是背离原诗宗旨,要说创新,也是“借尸还魂”式的,是不足取的。

四、不成熟的建议

基于《孔子》舞剧中需要用一段女子舞蹈表现日常生活之美,抒发对俗世富足小民生活的向往,直观表达孔子的“大同”世界政治理想,笔者以为可以就近把《采薇》换成《关雎》。《关雎》是《诗经》首篇,亦可得我国文化源头之厚重。诗中有“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诗句,人们耳熟能详,便于理解和传播。时代背景也是同期,妙龄女子的主人公形象也符合,背景环境也可绚烂美好,情感基调也可欢悦轻快,和这段舞蹈比较吻合。或者,干脆舞蹈不变,另外叫个其它名字,比如《采桑》舞什么的;只给音乐,去掉原诗四句唱词,也就没有什么误解了。

 

若如此,该舞蹈就不会让对《采薇》诗有认识、有热爱的观众产生违和感;也可以在国内外演出后,安然尽享中外人士对中国文化“美呆了”的盛誉;更可以在继承和传播我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事业中,写上精彩的一笔。当然也免于草芥语文教师面对学生“你教的《采薇》怎么和公演的《采薇》不是一回事”的质疑尴尬。

参考资料:

1、《采薇》赏析,人民教育出版社,高中语文必修2,教师教学用书

2、舞剧《孔子》,中国歌剧舞剧院舞剧团,优酷网,2013版

3、建华,李艳华,最美的诗经,北京市,外文出版社,2011.03:225-227

4、《大型舞剧孔子在纽约林肯中心举行首场演出》,新华社,2017-01-06

分享到:0

       
版权所有:韩城市教育局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地址:韩城市太史大街政府五楼 电话:0913-5228912 邮箱:hcsddc@163.com
网站标识码:6105810013 陕ICP备05009071-1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电话:12377 邮箱:jubao@12377.cn
省新闻道德委员会举报 投诉电话:029-82267381 中心传真:029-82267380